逆鳞 柳下挥

第七百七十二章、女人骗人!

www.enpfans.com 逆鳞 第七百七十二章、女人骗人!
        轰-------
    轰------
    轰-------
    巨大的声响不断的传来,就像是有一只巨锺在拼命的敲打着一面牛皮大鼓。
      巨锺如擎天之柱,大鼓如大海汪洋。
    每一声都惊天动天,每一锺都让人胆颤心惊。
    怒江江底,阴阳之间。
    在这不为世人所知的地方,正在进行着一场惨烈的攻防战。
    巨石之上,盘坐着一个身穿星空战袍的老妪,身体干瘪,枯瘦如柴。脸色蜡黄,眼神浑浊带着密集的血丝。看起来与普通老人无二,与她身上那套传说中只有两套的星空战袍极为不搭。
    
    她的全身被银光笼罩,双手前伸,两团银色的光柱仿若实体,朝着那前面不远处的阴阳门延伸过去,银色光华不停的在加固那黑色大门。
    老妪旁边,坐着一个紫发少女。
     身材高挑,容貌治丽,有着蛊惑人心的美丽,也同样有着拒人千里之外的冷傲。
     她穿着星空学院的白色星云袍,衣服一尘不染,就像是每天都会清洗过一遍。和老妪身上那件已经变成土黄色的星空战袍相比要洁净耀眼无数倍。
    她的双手捏起印诀,一颗青色的珠子悬浮在头顶。从那颗珠子上释放出一股又一股庞大的红色真元,修复着那不停凝固又不停被锺打出裂缝的阴阳门。
     这一老一小看起来都非常的用心用力。
    初至之时,阴阳门上面只是多了一些细小的裂缝,她和星空学院的这位长者只需要时不时的挥洒一些灵气将其弥补便可。
     这一段时间魔族那边改变了攻势,以前是一群魔族日日夜夜不停的敲打,虽然能够给阴阳门带来伤痕,但是他们在这边很容易就可以修复了。
    现在,他们换来一个天生大力的持锺大将,那每一锺子下来,阴阳门都有一种摇摇晃晃随时都有可能崩裂消失的可能性。
    倘若这道阴阳门消失了,那生活在结界对面的魔族大军便可以长驱直入,从怒江登岸,然后席卷整个花语平原。
    倘若这数之不清的兆亿三眼魔族进入了平坦辽阔的花语平原,那么,以他们强大的生存能力和繁衍能力 ,以及吞噬和夺舍的能力 ,怕是人族浩劫即至,再难将他们给赶至魔域。
    “回去吧。”老妪手上的渡气动作不停,出声对旁边的紫发少女说道:“回星空学院,告诉太叔永生,局势有变,阴阳门恐怕难以支撑-----让他迅速联络神州九国,派遣各国强者前来镇守结界。”
    “我若是走了------”紫发少女眉头微皱,就是皱起眉毛的时候也是那么的好看,给人风情万种的感觉。“你一人如何镇守这阴阳门?怕是很快就要被那对面的三眼魔族把结界打破------”
    女孩子说话的语气很不客气,而且所说的话对老妪也很没有信心,但是,老妪却并没有因此而生气。
    她知道,这个女孩子是那高高在上的神凤一族,是凤凰族遗留在这个位面世界唯一的血脉------
    别说是她了,就是太叔永生在她面前怕是也摆不起星空学院院长的架子。
     “这一次破门的怕是魔族的大祭祀,也有可能是魔族的那个魔主亲自出手------至不济也是魔族十八将之一-----”因为长年镇守阴阳界,所以并不知道魔族排名第四的魔将无眼已经死在了李牧羊的手上。“万年以来,阴阳门被他们不停的锺打敲击,早就已经伤痕累累。人族这边又多生懈怠,致使他们反而占据上风------若是这次仍然不能够引起神州九国的注意的话,怕是魔族就当真要破壁而入了-------”
    顿了顿,那老妪又嘶声说道:“万年以来,也不曾听说有龙族凤血降临入世-------现在你和那小子都同时入世,占据人形,或许,这也是冥冥自中自有天意------”
     “若是我说的话院长不信呢?”“那就报出你神凤一族的身份-------当然,以那个老家伙的眼光,怕是早就知道了你的真实身份------他心里藏着的东西多着呢------魔族只有一个魔主,人族却有神州九国,王不一,心不齐,怕是不好统一。或许,也只有太叔永生能够说服他们齐力抗魔。”
    “你和院长------”
    “同为星空学子,他是我的师兄-----和你与那李牧羊一样。”
    “你们---------”
    “爱过。”
    “-------”
    “快去吧。和整个人族的生死存亡相比,我们这点儿情情爱爱的算得上什么事?一旦人族毁灭,怕是连说故事和听故事的人都找不着了-----”
    紫发少女倒也干脆,立即收起凤凰之心,从那石头之上跃了起来。
    “那我-----走了。”紫发少女说道。
    老妪的视线仍然注视着那道通体漆黑的阴阳门,却出声对着紫发少女说道:“我不知道你和那个家伙经历了什么,你说骗过他-------这也算不得什么大事。我也曾经骗过太叔永生呢------哪有女人不骗人的?”
    “不过,倘若人族有危,还请你能够亲自前去请他出手相救------我知道人族欠他良多,但是这是人龙两族的事情,我想人族也终究会还他一个公道-------龙凤呈祥,这场浩劫的生脉,怕是就握在你们俩人之手。”
    紫发少女点了点头。
    转身欲走,却又停步:“你骗过院长什么?”
    老妪神情一滞,良久,才轻声说道:“等你下次归来,我再说与你听-------”
     紫发少女再不多言,身体化作一只全身浴火的凤鸟,一声长鸣之后,身体便朝着那高空之上急冲而去。
     砰-------
    火鸟冲出江面,翱翔长空。
    怒江之上,波涛翻滚,红浪滔天。
    
    (本章完)